“当你走进这欢乐场/背上所有的梦与想/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/没人记得你的模样” 

故事的开始,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就像你我,背上各自的行囊,带上各自的梦想,兴致勃勃,摩拳擦掌,以为进入一个无比美好的欢乐场,要让这世界知道我们的分量。
于是,每个人的脸上都画着妆,或精致或妖冶,似乎每个人都能凭自己的一技之长,闪耀万丈的光芒;又似乎每个人都心底有伤脸上假装,谁还在乎谁,是否失落在旁?

“三巡酒过你在角落/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/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/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”
热闹喧嚣,那些簇拥着干杯的日子好似云雾里穿梭,却换不回心安快乐,放纵过后依旧寂寞苦涩。心底有一种声音,让我们甘愿回到角落,唱属于自己的歌,把叹息酿成杯酒,杯杯醉人人沉醉。

“一杯敬朝阳,一杯敬月光/唤醒我的向往,温柔了寒窗/于是可以不回头的逆风飞翔/不怕心头有雨,眼底有霜”
朝阳出,照亮前程路;月光浮,十年寒窗苦。因为奋斗,才有希望,尽管受伤,却不迷茫。人生没有那么多顺风船,插上自己的翅膀,才能逆风飞翔。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么一段,壮志凌云的渴望。即使摔跤受伤,爬起来拍拍灰尘又可以笑着奔跑向前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天地何宽,我自闯荡。
梦想,闯荡。

“一杯敬故乡,一杯敬远方/守着我的善良,催着我成长/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/灵魂不再无处安放”
故乡守护着初心,远方盛放着梦想。天平的两端,因为成长,也变妥当。就像一棵树,知道扎根脚下,向往的却是天空。
成长的路上,我们以为会一往无前,回过头去,才发现家里牵挂的眼神望眼欲穿。有等待有牵挂也有了后方,反而更加勇敢,努力,也是给家里牵挂我们的家人,一份心安。
牵挂,勇敢。

“一杯敬明天,一杯敬过往/支撑我的身体,厚重了肩膀/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山高水长/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”
明天会是怎样的结局,所谓山高水长;过往反正都已经是过往,何必念念不忘。
人生无常,更多的是错过而不是拥有,更多的是时不我与的凄婉哀愁而少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快意成功。人生,不会因你的失去而停住时间,责任的重量,也不会因你的哀伤而减轻分毫。
看淡,释然。

“一杯敬自由,一杯敬死亡/宽恕我的平凡,驱散了迷惘/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/清醒的人最荒唐”
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也许死亡,才是真正的解脱。我们这一生,追名逐利、精打细算,到头来,也不过是熙熙攘攘来来往往人群中的一个,死后皆是一杯黄土,谁比谁辉煌,谁比谁平凡?清醒的人最荒唐。何为清醒,人生如果是一个谜,最先知道谜底的人最清醒。只是一路走来,看遍世态炎凉之后,清醒的人不会得过且过,而是用有限的生命活出无限的精彩,让不可能成为可能,让他们以为的荒唐成为最荒唐的可能。

用早慧睿智熬成的歌词,用通透豁达谱成的心曲。
不知不觉就如痛饮一杯陈酒,呛得酸了鼻子,红了眼眶。

想起一首词。  异曲同工之妙。

少年听雨歌楼上。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。江阔云低、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。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。一任阶前、点滴到天明。